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

2021年05月06日 10:11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
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
“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

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
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
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
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

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


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

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相关推荐

可口可乐“联姻”蒙牛,中粮成大赢家?

本篇文章3581字,读完约9分钟5月11日晚,可口可乐及蒙牛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双方成立的合营企业已获批,在国内生产并销售一个全新的低温奶品牌。在可口可乐看来,这将有助于推动其全品类饮料公司战略转型。对蒙牛而言,绑定可口可乐能与伊利争夺“乳业一哥“位置。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可口可乐和蒙牛都背靠中粮集团,成立合营企业最大的受益者是中粮集团。但可口可乐和蒙牛能否玩转低温奶市场,也尚待考验。成立合营企业可口可乐和蒙牛成立的合营企业近日已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具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实施进一步审查决定书》,获准新设合营企业,在国内生产并销售低温奶产品。“新设的合营企业将利用投资双方在乳制品研发、乳业加工技术、品牌影响力、分销渠道方面的优势,为中国消费者带来一个新的低温奶品牌,促进中国乳品消费升级。”可口可乐和蒙牛相关负责人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双方合作可以实现互赢,对可口可乐而言,可以实现碳酸饮料之外的扩展计划,并打入发展势头良好的中国低温奶市场,对完成产品结构调整的战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今年1月,可口可乐宣布收购了高端牛奶fairlife公司的剩余股份。据了解,fairlife于2012年成立,总部位于芝加哥,主要生产乳制品饮料产品,包括调味乳fairlifeYUP!、超滤乳制品fairlife及高蛋白奶昔COREPower等。彼时,可口可乐北美区主席JimDinkins表示,收购fairlife表明致力丰富其产品组合,为消费者带来更多饮料品牌,公司未来将利用其现有的资源及专业技能,更好地打造fairlife品牌。尽管可口可乐收购了fairlife并有意打造该品牌,但可口可乐目前在中国内地市场并未涉及低温奶产品。虽然对于可口可乐是否会将fairlife引入合营公司尚不可知,但可口可乐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合作将加快可口可乐中国向‘全品类饮料公司’的转型,以消费者为中心提供一系列的饮料品牌供选择。同时,这也是可口可乐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又一佐证。”“无论可口可乐是否会将fairlife引入合营公司,对蒙牛而言,获取美式品牌的运作经验可以在低温市场与国内乳业拉开竞争维度和高度,摆脱价格互咬。”路胜贞进一步称。事实上,在中国市场当中的两大龙头乳企伊利和蒙牛的竞争中,蒙牛一直在寻找和伊利的差异性竞争,而低温奶领域就是蒙牛先入为主的策略。蒙牛2019年成绩单显示,低温酸奶连续15年行业第一。不过,2019年二者年收入的差距仍超100亿元。数据显示,2019年蒙牛营收790.3亿元,伊利则为902.2亿元。低温奶的坎儿虽然成立合资公司可以实现共赢,但不可置否的是,低温奶是各大乳企争相布局的香饽饽,竞争愈发激烈。近年来,低温奶产业得到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2018年,农业农村部、发展改革委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奶业振兴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要以实现奶业全面振兴为目标,优化奶业生产布局,创新奶业发展方式,重点生产巴氏杀菌乳、发酵乳、奶酪等乳制品,积极培育鲜奶消费市场,满足高品质、差异化、低温产品成实力企业竞争优品。“随着冷链物流的发展及消费者对于优质乳品的需求,低温鲜奶品类市场增速保持在15%。此外,在同等产品定位下,低温鲜奶价格通常比常温奶高约30%,毛利水平更好,以2019年初新上市的新乳业数据来看,其低温产品毛利率42.87%,远高于常温产品的24.67%。”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表示。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低温奶市场前景虽然很好,但要打开低温奶市场,还需要迈过多道坎儿。“首先,要迈过奶源地的坎儿。”宋亮表示,目前,蒙牛的整个奶源还未形成全国分布式奶源体系。据悉,蒙牛系旗下有自营的富源乳业、控股的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3大企业每年对蒙牛的供应量近200万吨。相较而言,伊利除了自有1500多座牧场,在国内主要的原料奶供应商有辉山乳业、优然牧业、赛科星和中地乳业等奶企,每年原奶供应量约380万吨。“其次,三四线城市低温奶触达率低也是个问题。”宋亮进一步分析称,低温奶从奶源到加工到终端需要全程冷链,而中国三四线市场仍然是一个未开发市场,冷链进不去。此外,低温奶市场竞争激烈,新品牌要被市场认可有一定难度。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经营低温乳制品产品的企业已超过400家,其中区域龙头乳企的低温乳制品增速达到了20%左右。相应的低温奶品牌也已经形成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光明乳业在2019年4月推出减脂肪50%鲜牛奶、优倍浓醇鲜牛奶等新品布局;新希望乳业也于2019年4月收购福建澳牛55%股权,同年7月收购现代牧业9.28%股权,加强低温鲜奶布局。除了国内企业,外资乳企也试图在国内低温鲜奶市场分一杯羹。去年4月,恒天然旗下安佳品牌推出首款采用中国本土奶源的自有品牌鲜奶;安佳与盒马鲜生合作的“日日鲜”鲜奶,一直是盒马店内销量第一的鲜奶产品。去年9月,日本明治控股公司投资6.24亿元成立天津子公司,用于生产冷鲜奶、酸奶、奶油等产品。在宋亮看来,蒙牛和可口可乐合营做低温奶,对蒙牛来说可以使得其在低温的这个竞争实力进一步增强。对可乐而言实现了跨界进入乳制品行业。双方的都是国际知名快消企业,并且有充沛的资本和完善的渠道。不过鉴于低温奶的全冷链运营风险,一旦控制不好,容易出现亏损。中粮成大赢家?值得一提的是,蒙牛与可口可乐之所以可以成立合资公司,是因为两者背后均有中粮集团的背景。路胜贞认为,中粮集团此前投资蒙牛和可口可乐均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如今撮合这两大巨头合作,中粮集团作为“后台老板”可以实现“躺赢”。2019年是蒙牛与中粮集团合作的第十年。2009年,时任中粮集团董事长的宁高宁提出打造“中粮全食品产业链”的战略,同年7月,中粮集团就以61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经营处于困境中的蒙牛20%股权。中粮集团成为了蒙牛的大股东,并补足了中粮集团在乳业的产业链,并创造了当时中国食品行业最大交易。2019年,蒙牛业绩保持持续增长,营收达790亿元,同比增长1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41亿元,同比增长34.9%。其中,中粮集团作为蒙牛大股东,占据了蒙牛已发行股本的31.35%。根据5月11日蒙牛1115.78亿元市值计算,中粮集团拥有股本市值已近350亿元,这一数字是当初中粮集团投资蒙牛61亿港元的6倍。中粮集团也从依托可口可乐赚得钵满盆满。可口可乐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重返中国的国际品牌。1979年1月,在中粮集团的前身中粮总公司的协助下,第一批可口可乐运抵北京和广州。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第一家装瓶厂也落户在中粮集团旗下的厂房。2000年4月14日,中粮集团与可口可乐的合资公司中粮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可口可乐”)成立,中粮集团控股65%,可口可乐占股35%。2016年,可口可乐又将19个区域市场的业务剥离给中粮可口可乐。经过20年的发展,2019年,中粮可口可乐利润超过10亿元、9个新并购瓶装厂全面实现盈利、第20家瓶装厂落户贵州。渠道方面,可口可乐在县城市场覆盖率已经增长到100%,客户数量增长到150多万家,并实现了三年10万多家的增长速度。这就意味着,中粮集团可以从中得到65%的分红。更重要的是,中粮集团依托与可口可乐的合作,培养出了一批食品领域的运营人才,开始在高端饮用水、功能饮料等领域布局自有品牌。路胜贞表示,从中粮集团与蒙牛、可口可乐的关系看,蒙牛和可口可乐合作,一方面借可口可乐拉动蒙牛在低温制品市场的市场影响力,提高蒙牛在中粮系的资金贡献率。另一方面,可口可乐与蒙牛两家优势资源整合,实现协同效用,倍增可口可乐与蒙牛的市场影响。双方合作使得三方受益,在原料和品牌上互补短长,中粮集团作为后台“老板”只赚不赔。

2020年05月13日 13:58

购买二手房需要交哪些税?

需要缴纳营业税,转让时间不同,税额不同。所售房产是非住宅类都需要全额征收营业税。卖家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买家需要缴纳契税。

2020年04月24日 13:59

蘑菇街回应裁员:系正常调整 优化部分非强相关业务

4月18日上午消息,针对“蘑菇街裁员14%”一事,蘑菇街回应称,人员优化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蘑菇街聚焦直播电商行业,所以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导致本次裁员的发生。据报道,昨日蘑菇街向全体员工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本轮裁员人数达140人,根据目前公司员工1000人左右,其中300人为丽水客服。据此计算,该轮裁员比例约为14%。此外,蘑菇街还经历高层人事震荡,一个月内至少3名高管离职,包括高级副总裁曾宪杰、CFO吴婷及直播负责人金婷婷等。(大鹏)以下为蘑菇街回应:人员优化首先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2020年第一季度,我们对业务模式有了调整,在原有源头好货,以及搭配好货的基础上,可以看到有更多更好的品牌货与主播产生了化学反应,这使蘑菇街坚定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行业的决心,所以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导致本次裁员的发生。曾在蘑菇街工作过的员工都很优秀,我们非常感谢他们在公司发展进程中的贡献,也已经联合猎头机构帮助员工定向推送,祝愿他们未来会做的更好。

2020年04月18日 22:02